开启辅助访问
  • 狐狸缘

    作者:阿宝哥   2024-1-9 23:52:21    1039   1

    赶快注册,一起来写吧!

   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账号?立即注册

    ×
    0bbcb287455e04d44e54dbb746466254105610.jpg
    《图片来自网络》
      世有婉子山,山有狐狸仙。山高千万仞,狐修千万年。渴以露为饮,饥以花做餐。未曾害一命,更不毁一缘。
      世有凡俗子,其名谓李生。少小致于仕,三十仍不成。阿母愁未娶,家徒四壁空。李生劝阿母,他日定当荣。谁无一时迫,男儿不言穷。
      李生无手艺,打柴为生计。此日赶牛归,路过荒芜地。有女树桩靠,面沧双目闭。鞋袜多泥渍,衣裙久未洗。风吹长发随,不掩天生丽。上前探鼻息,奄奄将绝气。伸手欲相助,转而又远避。常闻此地凶,鬼多妖精戾。此女若为妖,岂不无辜死。
      李生驱车回,三步一回首。此女若为妖,方已食我肉。当是可怜人,路此饥难受。我若手不伸,还有谁施救?芳魂就此销,余生不可宥。当下又折身,扶女归家走。
      回家与母言,如此又这般。阿母下厨房,忙将汤水煎。女子转醒后,掩面泪涟涟。自称名婉儿,避战逃此间。父兄亡于路,身无分文钱。饥饿体犹弱,偏又感风寒。幸亏李公子,救得此身全。女子无以报,原结同心欢。阿母忙摇头,不允此姻缘。汝乃良家女,吾孩非良男。整日不务实,夜夜梦做官。母虽盼儿娶,奈何家境艰。汝若入我门,好比凰耕田。倘若无处往,暂且在此安。来日战乱止,送汝将家还。
      阿母唤李生,且往西家邻。暂借钱两吊,上街寻裁缝。买衣两三件,买米两三升。明日早上山,休再待天明。多打柴两担,莫教米缸空。
      李生上街还,婉儿将衣换。衣长正合体,娇身若飞燕。秀发如乌云,面容赛菡萏。李生见婉儿,魂丢魂犹散。阿母暗叹息,此女出仙苑。若为吾家媳,死而再无憾。可叹吾儿混,焉配此嬿婉。
      家贫无余屋,婉儿同母床。李生挑灯读,独自在厢房。夜深月高挂,心中忽忧伤。功名求不得,前途实渺茫。读尽圣贤卷,不换一石粮。眼前有婉女,无钱养娇娘。何如多砍柴,与她换衣裳。
      翌日天未明,李生出门去。待到饭时归,已伐一车木。饭罢又套车,婉女车前驻。家非一日富,何必如此苦?吾会做针织,且买些子布。虽然力微薄,也将家用补。
      转眼半年过,日子有起色。菜里见了油,坛里有了货。邻里无不羡,村坊皆传说。李家有婉女,贤淑天下绝。
      一日有道至,漫言婉为妖。当初曾除害,失手使其逃。不想避尘世,于此躲道高。今日即撞见,斩杀不轻饶。言罢欲动手,李生怒滔滔。大骂好贼道,转身铁锨操。汝敢动婉儿,顷刻赴阴曹。阿母听闻骂,慌忙出门瞧。细细问因果,闻之怒火烧。婉儿虽非媳,未慢我分毫。贼道何来处,在此逞英豪。欲害吾家女,先将老身消。
      道长笑不言,袖中掏明镜。镜中有白狐,利爪索人命。食肉又饮血,转眼白骨剩。白狐化为人,正是屋中婧。李生欲张口,阿母怒更盛。老妇整六十,岂被把戏弄。贼道速去之,妖言难惑众。
      道长转身去,心意却难平。口中有辞念,暂且不与争。他日妖性显,此宅必成冢。李生心中愤,大骂贼道疯。婉儿至我家,未曾沾荤腥。白日理家务,晚上做女红。吾慕婉儿久,奈何母不从。我视她如妹,她敬我似兄。自古妖怪女,多为吸人精。婉儿若为妖,吾已成枯灯。此等贤淑女,分明天上灵。
      次日官爷至,绳缚李生身。 阿母忙相问,此又缘何因?官爷怒目视,汝子实是混。盗牛事不大,何故掘人坟?若不治死罪,法理将无存。阿母口称冤,吾子为人仁。家虽四壁徒,贫家不贫心。仁义礼智信,不敢违半分。定是歹人毁,官爷莫做真。
      婉儿掀帘出,屈身跪阿母。祸事皆因儿,牵连兄受辱。女儿本为妖,修行婉子崮。生怕毁道行,蛇鼠未敢捕。县爷有公子,浪荡称纨绔。打猎入山涧,见儿生倾慕。儿焉顺他心,驾云躲洞府。他知儿是妖,请来道长助。可怜儿法微,难抵道长术。落败负内伤,倒于逃亡路。恰逢吾兄长,救我脱猛虎。儿欲以身报,奈何母亲阻。今日祸上门,女儿之命数。母亲休悲伤,儿自随他去。
      阿母老泪流,点头又摇头。阿母识得汝,汝可识阿候?彼时吾九岁,丢失老黄牛。哭声漫山谷,诚将天地求。是汝腾云至,寻牛解吾忧。汝是上天女,吾儿微如蝼。与汝做兄妹,尚需百世修。焉敢梦共枕,上天难容留。而今缘分尽,汝当飘渺游。休管凡间事,恶人有天收。
      官爷不耐烦,尔等休纠缠。要么妹跟去,要么兄下监。公子千般好,有貌更有钱。不弃汝为怪,愿与共婵娟。好过贫家子,忍饥又受寒。劝汝识好歹,保他一家全。
      婉儿点头应,汝等放吾兄。公子欲娶我,须得隆重迎。黄金三百两,色泽须上成。车须四马驾,五里一搭棚。宾客必权贵,酒菜银器盛。
      官爷闻言去,李生泣悲伤。吾死有何惧,凡人谁不亡。官家不良子,焉能配凤凰。吾便将他害,不损妹道行。婉儿闻言笑,害人如害娘。汝若抵了命,阿母能久长?吾心有计议,兄母切莫慌。待到婚嫁日,施法兄做郎。权贵皆为证,县爷口难张。
      计议虽为好,县爷有思量。倘若依此行,皆知我贪枉。妖女心歹毒,推我入罗网。当下唤道士,如此这般讲。夜里三五人,悄将李家闯。一刀害李母,婉儿肩上扛。罪恶悄无声,穿街又转巷。来至怡红楼,纨绔床上躺。恶人揭面巾,尽是老道长。此妖已中符,短时法力丧。吾等门外守,公子且安享。
      婉儿身受侮,无颜见李生。三尺白绫布,散尽千年功。李生一觉醒,母去婉无踪。身存心犹死,婉子山上行。千年老树下,一根牵牛绳。数日余白骨,犹闻悲哭声。
      一夜风兼雨,娇花死泥尘。多少赏花人,吟诗祭花魂。皆为装风雅,谁人真悲音?来年花犹放,可记去岁春。
      乱曰:
      李生有爱不能言,阿母有愿不能全。
      凡世谁人能无憾,身死魂销任人谈。
      可怜可敬婉儿情,至死未肯害一灵。
      生死颠倒阴阳乱,句尽意犹恨难平。

     楼主| 阿宝哥 发表于 2024-1-9 23:52:41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《狐狸缘》写了一天,上班写了三分之一,晚上写了三分之二,加标点两千多字,当算叙事诗吧。不过水平有限,很难不写成顺口溜。本来没想写这么长,而且越后面越难凑句,因为越写越容易重韵,再加上时间也不早了,所以仓促结尾了。
 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    手机版|小黑屋|月下文学网 ( 冀ICP备2021017622号-2 )

    GMT+8, 2024-6-14 23:30 , Processed in 0.139183 second(s), 30 queries .

    Powered by Discuz! X3.5

    © 2001-2024 Discuz! Team.

  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