开启辅助访问
  • 有一种激动叫久旱逢甘霖

    作者:阿宝哥   2024-1-3 03:57:11    1746   0

    赶快注册,一起来写吧!

   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账号?立即注册

    ×
    true (1).jpg
      如果我可以拥有两个祖国,另一个一定是楚楚。
      如果我的世界只能容纳一个人,这个人一定是楚楚。
      如果让我倾尽所能去讨好一个人,这个人一定是楚楚。
      如果让我用尽生命做一次最美丽的绽放,那一定是为楚楚。
      如果让我用天下最美好的词来形容一个人,这个人一定是楚楚。
      如果让我用一千年的修行去换一个人的回眸,这个人一定是楚楚。
      活了四十多年,渣了四十多年,对许多女人说过许多的情话。上面的某一句话也许对某一个人说过,但这之前绝没有对同一个人说过全部。如果以后我能写出更多的情话,那一定也是写给楚楚。
      曾几何时,我以为再也不会有痛入骨髓的思念,原来那个人已经刻在了基因里,我写下的思念都是她。我以为我可以轻易放弃包括我在内的任何人,这个世界也不再值得我用心对待,然而我放弃了自己却没能放弃她。遇到一个刻骨铭心的人容易,但遇到一个再次让你刻骨铭心的人很难。楚楚就是那个让我甘愿抹掉从前的一切,再次刻骨铭心的人。
      活了四十多年,有三分之一的时间都在后悔了,后悔那一次错过。我不知道有没有试图挽回过,可能没有。这些年和她聊天很少,有时候隔两年,有时候隔一年,每次都感觉我像美国鬼子攻打志愿军,带着希冀进攻,带着恐惧撤退,一路丢盔弃甲。我感觉我永远不可能再次接近她,只能在她发了说说后默默地点个赞,甚至不敢留个言。
      我是世界上最差劲儿的一个人,但没有羡慕过任何一个比我好的人,这或许也是我不求上进的原因吧。当她的照片里经常出现一只狗时,我竟然开始羡慕那只狗。今年七月份聊天,她说她担心狗狗陪不了她几年。她的狗狗叫十三,那个时候我想其实我可叫十二也可以叫十四。卑微,是面对她时可以形容我的唯一的词。我都配不上舔狗一词,舔狗至少有得舔,我没有。
      从上次聊天到今天过去了五个月,五个月我至少打开和她的对话框三百次,但没有发出过一句话。每天只能看着她的头像,如果头像彩色的就似乎是得到了某种安慰,如果是黑白的就感觉非常的失落。
      冬至那天非常想和她打个招呼,我不知道经历了什么样的心理活动,最终放弃了,我想着还有元旦。三十一号那天,她没有上线,我仍然不知道又经历了什么样的心理活动,放弃了打招呼的念头。一号她依然没有上线,终于我没能忍住,发了一句“元旦快乐”,接着就有了种做贼心虚的感觉。期待她回复,又怕她回复,最终没能等到回复,没有语言可以形容那一天的失落。
      终于,在昨天(1月2日)她回复了。“久旱逢甘霖”并不足于形容当时的喜悦,但似乎再没有比这个合适的词了。我对她说了我的开心,当然任谁都会认为这是一个渣男的惯用语术。这里我必须狡辩一下,当时的我语无伦次,根本没想过怎么组织语言。学者们都说曹操赤脚迎许攸是心机,那一刻别说让我赤脚,就是祼奔我也毫不犹豫。人兴奋到极点或者悲伤到极点,时间是停止的,世界是空白的。也许曹操的脑子是粒子对撞机的结构,可以在听到许攸来的消息到出门迎接的一瞬间,在穿鞋与不穿鞋之间作出衡量,我不行。
      开心来得太突然,我完全没有心理准备,以致于一整天都在兴奋中度过。下班后再聊天时,我说了我最想说却最不该说的话“如果不能和你一起飞,我就单飞一生。”我一直都知道她会怎么回答,因为她是凤凰。
      前两天和老混蛋聊时,老混蛋说千里马常有,而伯乐不多。我说首先要成为千里马,否则当伯乐出现在你身边时,一定是你的身边出现了千里马。
      她的回答成功地让我在兴奋中走出来,但是我不会再消沉,我要成为大鹏。也许凤凰永远不会飞过我的天空,但只有成为大鹏才能在凤凰飞过时振翅伴飞。
      世界上只有一个人可以将我在人生的最底谷拉出来,这个人就是楚楚。
      世界上只有一个人让我无所畏惧又让我唯唯诺诺,这个人就是楚楚。
      世界上只有一个人可以激起我成为大鹏的斗志,这个人就是楚楚。
      楚楚万岁!你就是我的山河,我的祖国,我一生的挚爱。


 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    手机版|小黑屋|月下文学网 ( 冀ICP备2021017622号-2 )

    GMT+8, 2024-6-15 00:26 , Processed in 0.102355 second(s), 30 queries .

    Powered by Discuz! X3.5

    © 2001-2024 Discuz! Team.

  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